流風

主食金光布袋戲。

溫赤、任赤,潔癖,堅決不拆。
腦洞偶爾在被封號邊緣遊走

雁俏、恨心、劍蝶、皇穌、杏默、豪藥、別詩、蟹牛、空網空、藏姚、競池、軍兵黨。

赤羽鍾情,師相真愛、溫赤至上。

霹靂尚未補,但楓櫻本命,日月、殢師、龍劍、香情都很喜歡 :)

溫赤躺椅車 (上)

這篇是讀了DING PING大大的性轉赤羽大人後的延伸再創作文,完全自己腦補圖後的故事,很謝謝道友同意讓我用這設定,超愛裡面軟萌嬌小又嚴肅認真的赤羽大人,以及有點腹黑又帶些純情的溫皇,還有霸氣十足的任總,哈,連金弁太也覺得蠻帥XDD

下章正式開躺椅車

p.s這章跟下章,基本從下面連結的圖腦補出發,還有大大最新更新的躺椅設定

http://ding-ping.lofter.com/post/1eb16168_11e003b2


http://ding-ping.lofter.com/post/1eb16168_120c4a4c



★****★★****★★****★★****★★****★


赤羽信之介詛咒自己的粗心大意,多少察覺對方懷有異心,卻始終未真正放在眼底,紅髮軍師默默運轉溘鎢斯欲將不知何時攝入的藥物逼出,暈眩及燥熱感反而更重,近來莫名變成女性而多出的器官傳來騷動感,他咬牙,不知被下了何種藥物,功體被封之外,這陌生的反應......

心底晃過不妙。

雖是焦急,但東瀛軍師畢竟是見過大場面的人,將汗濕的掌悄悄藏在身後,神情未透出異常,至此,金弁太本還疑惑他重金求來專剋赤羽火屬功體的藥物跟強烈春藥是否無效,直到緩緩漫上赤羽雙頰及耳根的紅暈出賣他。

少城主掩飾不住眼底的洋洋得意,他吞嚥了下口水,朝思暮想的可人兒終於落在自己手底,該怎麼吞下腹才好呢?

「金少爺,變更後的方案吾已經完整說明,既然城主大人才能下最後定奪,那麼赤羽信之介便不再久留,請金少爺轉告城主,赤羽擇日再訪。」

「請留步,赤羽先生......」他笑了下,眼底露骨算計及慾望讓赤羽警戒地退了一大步,他想起溫皇說得“軍師大人對男人的眼光可真是毫不忌諱”,自己是怎麼回答他的呢?

「在下想跟赤羽先生有更深層的交流,赤羽先生可願賞光?」

本應在旁服侍的隨從早早都被遣退,自己已在內廳,對方指的方向分明是臥房,赤羽怒上心頭,自己不過外貌暫時變成女人,便招來此等採花惡賊,可對方身分又讓他不好立刻翻臉,只好虛與委蛇,「少城主好意赤羽心領,但吾尚有要事須即刻離開,不如少城主再撥冗到西劍流,讓赤羽盡東道主之誼,好好接待少城主。」

「哈哈,只怕赤羽先生今日是走不了了!」

金弁太失了耐心,直奔主題,慢慢逗弄美人雖有趣,但他現在更想直接脫去這東瀛第一人的衣服,看他在自己身下承歡的姿態。

他出手,疾若閃電,若是平日的赤羽當可閃過,但現在他功力全失,不消片刻,便被年輕少城主壓倒在軟榻上。

「少城主,你知道自己在作什麼嗎?城主大人若是知悉你幹這荒唐事,會允你這般與西劍流為敵?」

清涼宛如頂級翡翠的美目圓瞪,身下人氣息不穩,仍企圖用言語逼退自己。

隻手壓制紅髮軍師的雙腕,金弁太單手拆掉對方繁複的髮飾,癡迷地望著髮絲披散一地,赤焰宛若焚人火海,燒得他情欲難耐,「我真是佩服你,赤羽,這”雁雙飛”常人只要吃一顆,貞婦也會哭著求男人,我足足下了三顆,你還能意識清醒,真不愧是我看上的人。」

低頭想吻身下人,對方別開臉,嘴唇碰到軟嫩的頰,他伸舌從頰面舔到耳後,劃出道濕潤的痕跡,「我要你,我父上自然是知道的,你從了我,我明日便上西劍流正式提親,雙方永結秦晉,你要的土地不管多少我都允你,誰也不虧。」

「荒唐!吾是男人,豈有與你成親之理!」

「哈哈哈,男人會有這個嗎?」金弁太不客氣地隔衣搓揉赤羽的胸乳,滿意手上柔軟的觸感,他垂臉,含住赤羽的耳垂,用已腫脹的下體來回蹭著對方,他勢在必得,「我等等會好好肏你,肏得你欲仙欲死,讓你一次就懷上我的孩子。」

紅髮軍師聞言大怒,硬掙脫右手,狠狠甩了對方耳刮子,「吾是男人!今日你若逼吾,赤羽信之介必加倍討回!」

金弁太哼笑,抓住赤羽的下巴,怒氣騰騰的美人跟家裡如溫馴寵物的妻妾完全相反,對他而言簡直不能更好了,「傳聞智勇雙全的西劍流軍師一向大局為重,真會為了私人恩怨與我方開戰?赤羽先生回去要如何交代反目理由?跟西劍流上上下下老實說明被在下強姦了嗎?」

他作不出來以私害公,赤羽心底明白,但嘴上可不能簡單屈服,「若真走到那步,赤羽是赤羽,與西劍流無關,吾定要向你討回公道!」

年輕少城主聳肩微笑,不在意這句威脅,他開始解開身下人的外袍,「你不會這麼作的,我打探過你,赤羽信之介是西劍流的赤羽信之介,為了西劍流什麼危險屈辱都能忍受,你不會做出無法向西劍流交代的事情。」

「......」

「我說得沒錯吧,信之介?」

「確實。」

突然出現在身後的森冷嗓音讓金弁太背脊緊繃,何時出現第三人,為何他絲毫未察?

旋首望向身後,擁有頭銀色長髮的男人如鬼魅站在廳中,但那逼人劍意證實對方是人非鬼。

「你是誰?」將赤羽從地上拖起,抱入懷中,他戒備道,「敢夜闖本城,是不要命了嗎?」

懷中人嘆息似的呢喃,「任飄渺......」

「嗯,吾來了,赤羽大人,幸好不算遲。」

白衣劍者衣袂飄飄,手中寶劍寒氣攝人,「交人,可考慮饒你不死。」

「莫要傷他,西劍流現在不可再結仇。」

「赤羽大人不能,任飄渺能。」

「聽吾的!」

金弁太正要發難,心上人跟劍者始終深深對視,自己遭視若無物,而眼一花,胸腹傳來劇痛,懷中人已落銀髮劍者手裡。

「廢物。」

白衣人蔑笑,神情睥睨,金弁太單膝跪地,心有千萬不甘,但清楚雙方實力差距過大,此刻只能忍耐。

嗅著劍者帶青松及薄荷的氣味,下腹的火呈燎原之勢,赤羽感覺底褲濕了一片,彷彿月信到訪,紅髮軍師閤眼,眉頭緊皺,困難低聲道,「別再與之糾纏,本師快支持不住了,帶吾回西劍流。」

TBC  @DING-PING 

评论(12)

热度(49)

© 流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