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風

主食金光布袋戲。

溫赤、任赤,潔癖,堅決不拆。
腦洞偶爾在被封號邊緣遊走

雁俏、恨心、劍蝶、皇穌、杏默、豪藥、別詩、蟹牛、空網空、藏姚、競池、軍兵黨。

赤羽鍾情,師相真愛、溫赤至上。

霹靂尚未補,但楓櫻本命,日月、殢師、龍劍、香情都很喜歡 :)

【枫舞樱飞】第一届“枫舞樱飞”活动正式开始

枫舞樱飞-枫樱枫同人站: #枫舞樱飞##枫樱# 廿字题壁今何在,丹青照影画魂来。 值此深秋初冬之际,第一届“枫舞樱飞”征文征图活动正式开始。转发微博有奖,欢迎喜欢枫樱枫的道友们踊跃产出,积极宣传。 PS:枫樱枫同人群群号:368442069,群内可逆不拆,欢迎同好加入。 概述:征文/图/MV,接受包括手工/偶照/其他有创意周边制作,如橡皮章等,以lofter和微博为发布平台。以#枫舞樱飞# 为特殊tag,从微博转发、优秀产出者中随机抽取赠送奖品/奖励优秀产出。 活动期限:即日起至12月25日。抽奖/公布获奖人选时间为1月1日。 接稿标准:征文/图/MV,接受包括手工/偶照/其他有创意周边制作,如橡皮章等。 PARO/AU题材不限,R18或清水粮食都可以。不接受内含拆家的内容,可逆。 枫樱枫所占比例需到50%以上。 性转、ABO、一体双魂、R18、BDSM等需在产出前特殊标注。不接受恋童/吸毒等创作。 在lof产出需打“枫舞樱飞”和枫樱/樱枫tag,方便检索; 在微博产出,也需要打以上tag并艾特枫樱枫同人站,以同人站转发为准。 奖项标准: 转发奖:从微博同人站宣传中抽取两位,提供奖品。若抽到双方角色黑/CP黑/布袋戏黑,则重新抽取。 奖品:枫樱大偶明信片一套 产出奖:Lof和微博产出中随机各抽取一位,提供奖品。共两位获奖。 奖品:支付宝33rmb+樱花团扇或枫叶团扇一把 优秀产出奖:lof和微博产出中,以热度/转发+点赞+评论计,文、图、其他产出,各评出一个优秀产出。共六位获奖。 奖品:支付宝66rmb+枫樱周边任一件(杯垫/吧唧/拼豆/会刊/注水挂件……) 以上共计十位获奖者。原则上不同类型获奖者之间可以互相重合。同一类奖不重合。 举例:有人同时获得转发奖+产出奖。可以同时赠与。 Lof和微博两地都有发布,均为优秀产出:则顺延至第二热度。 奖品池如下: 200rmbx3 枫樱杯垫三枚 枫樱吧唧两只 拂樱斋主注水挂件 柳染白枕太太提供图纸,枫樱拼豆一对 樱花团扇一把 枫叶团扇一把 枫樱大偶明信片 会刊182(含枫樱访谈) 以上奖品均由群友提供,赞助奖品均只代表个人。 期待踊跃投稿!
2018-11-17

【温赤】小黑屋

超棒的溫赤車啊,互動中充滿早期的進退與試探,真心包藏的極深,不愧是永遠的宿敵(愛侶) mone: 小黑屋梗。不嘿嘿嘿两人将永生不见。 “咚咚咚。” 墙壁传来沉闷且踏实的回响。 整个墙壁是连起的整块,中间没有缝隙,对面也有实在的遮挡物。或者,这面墙壁压根就厚到不需要遮挡物,就能简单地将人困在其中。赤羽信之介在黑暗中微微皱起眉头。 对于突然醒在陌生之处,还身处难见五指的环境之中,西剑流军师赤羽信之介只怔了刹那便恢复了常态,长久的武者生涯造就了他随时应对各种情况的机敏。他先是简单地回想了下前一秒发生过的事情,但昏沉的脑中雾气蒙蒙,他在这片雾海中只勉强抓取到身处西剑流居室的记忆,那模样和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然后他迅疾地检查了一遍全身,身体无伤无痛,并且内力充沛。 掌下的地面有些湿潮,他从地上站起来,碰到了横在身旁的坚实墙壁,他便沿着这块墙壁向下查探。 在连眼睛都难以适应的漆黑之中,忽而“咻”地燃起了一小束光,划破暗色独自摇曳着。以光点为中心,映照出一片墨色的蓝。 “赤羽大人,吾劝你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 一阵轻飘且柔和的声音响起,靠在墙边手持光源的是一个蓝衣儒生打扮的人。他状态随意地坐在一边,脸上挂着轻浅的笑意,面容一半现在柔光中,一半陷入阴影里。 “神蛊温皇,你倒是很有闲心。” 赤羽信之介扬唇冷笑。赤羽醒来的瞬间,便觉察到此处不只他一人。而且那个人还好巧不巧,正是他此生宿敌——神蛊温皇。 “吾不过看军师大人摸索得辛苦,特意为你照明而已。”坐在墙角之人也不动怒,反而有些悠哉地回复。 “神蛊温皇,你这是在玩火。” “耶~赤羽大人有所不知,自闯入此处以来,你可有觉得精神疲乏、腹中饥饿?”趁赤羽暗自揣度之时,温皇接着道,“所以吾怀疑此处不过为空间幻境,即便是玩火亦无不可。” “如果你猜错了呢?”虽不知时间进度,但赤羽确实有感此处不同寻常,不知是覆了什么奇阵异法。 “如果我猜错了,那便要赤羽大人陪我在此殉情了,”温皇羽扇轻摇,悠然长叹,“如果是我猜测正确……” 赤羽静待下文。 “恐怕赤羽大人也要在此陪吾度上年年岁岁。” 神蛊温皇气定神闲,笑意盎然。 赤羽心头无名火起。但至于此刻,在与宿敌的对峙中,他反而冷静了下来,也不再四处探查,收了心绪,寻了安静的一处坐下保存体力。 对于温皇的话他向来只听三分,一分听信一分疑虑一分猜度。 “神蛊温皇,你当真就不怕死?”赤羽不接他的无聊话题,只是反问道。 任谁无缘无故失去意识,醒在一个莫名的所在,难免也会有一时半刻的不适应。但自赤羽醒来,就无觉察到对方有任何异状。温皇懒散从容地坐着,就如同卧在神蛊峰的软塌上,身周是花草虫鱼、怡然日光。 现下有两种可能,要么此局是温皇所设,要么是温皇异于常人。后者他深有体会,前者他却并无定论。但最为合理的推测应是温皇在他醒之前,已将此处清查完毕,至于那胸有成竹、拿人看戏的姿态不过是他惯常迷惑人心的把戏而已。 也是。借着温皇的方寸之光,就连赤羽也能一眼将此处望到尽头。此境是个有点开阔的封闭性空间,四四方方的墙壁立了一圈,没有门窗,具体说来就连开凿、建造的痕迹也无,彻底围死的布局断绝了两人的生路。 温皇就着火光,慢条斯理地整了一下衣袍,才淡淡回道。 “人生来便会死。吾清风盈袖、愉悦尽享,自认此生无所挂怀、无谓取舍,又何惧之有。” 此言看似真诚,但虚虚实实,中间放了多少真心,恐怕连温皇自己都难以说清。 “既然两人在此落难,好歹也算得上是同伴,不如交换情报、各取所需,也好齐心协力早日出去。 一直坐在此处也不是办法,赤羽提议。 此举明显对温皇不利,暗中温皇似是笑了笑,道,“赤羽大人能想通便是。只是你吾非是同伴,乃是好友。” 不等赤羽再言,温皇继续说道。 “我早于赤羽大人半个时辰前清醒,已提前在此处走了一遭。此地长宽高皆为二丈四尺有余,形容方正,状态密封。” 果然赤羽刚才的猜测无误,查探亦无误。 “地底湿黏、土质不紧,应在地下不深,”言到这里,见赤羽欲出掌,温皇隔空相阻,“方才我已试过,上方及地底虽无机关,但如同这方墙壁一样,蛮力不可突破。” “意思是此处为绝路。”赤羽沉声道,厚实的掌劲已是通过土层传下,果不其然被反弹而回。 “然也。”温皇垂眸,附和赞同。但过了片刻,他又稍有犹疑,“……不过也不是全无办法。” 赤羽看向温皇。 橘色的烛火燃烧明灭,温皇却成心停住,往日温雅的面容隐在暗处晦暗不清,表情难明。 “方才你说吾与你是好友,既为好友,你当坦然相告、倾力助之。” 借用温皇的话语打回,赤羽咄咄逼人,不给对面之人半点可乘之机。 哈。气流将火光震得晃了晃,温皇笑道,“吾一向以诚待人,对赤羽大人自然倾心相待,就不知赤羽大人肯信我几分……”羽扇斜伸,温皇指向一处,“此处自有玄机,大人自行前往观视吧。” 早先赤羽已察那处有异,但碍于温皇在前,不便动作,此时闻言赤羽便即刻立起身来。但温皇不动,那火光便也不动。 赤羽探询的目光落在温皇脸上。 “凭赤羽大人的夜视能力,这点距离还妨碍不了你。”温皇保持着先前的姿势不变,仿佛瘫痪在地,要与那处相融。“还是说,赤羽大人想要温皇亲身作陪?” 温皇一如既往调笑,见赤羽仍不肯迈步,只得无奈提起衣衫起身,露出其下地面,甚至悠悠转了一圈,“赤羽大人放心,吾生龙活虎,气力充实,并未瘫痪,只是单纯觉得此处干燥舒适,不想动罢了。” “……。” 赤羽举步就走,不再迟疑。 温皇看似处处行与赤羽方便,但对重要事情却是讳莫如深。实则这点简单信息就算他不透露,赤羽同样也可轻易得知。 用无关紧要的情报,既表明了态度,又卖了个人情,好一个精明算计者。 那处的土层已经被人撬起,赤羽识得那是温皇所为。 放在其中的布帛有了些年头,字迹十分潦草随性,因光源相距太远,布上的字细小残缺,赤羽看了许久才将物什放下,久久难以成言。 那上面记载的是突破此处的铁之规则。 但那字并不是温皇手笔,也不是任何人所作,赤羽未曾见过那样的纸张。 他忽而明白了刚才温皇犹豫的神色,温皇特地留给他独处的时间用来思考消化这一切,就是为了达成双方共同认定的结果。 回程的时候赤羽脑海闪现两人的种种过往,从初识之警告、再遇时提防,到现在敌友难辨、公私交杂的境遇。 返回原处入座,赤羽思绪纷杂,面上却并不显露,坦然正视对面之人。 “你以为如何?” 闭目养神的温皇从入定中睁眼,闻声有一丝讶然,“吾自是不赞同。” 温皇话语说得含糊,并未确切言明不赞同的是哪一项,但显然是认同了这项规则。 “你相信此等荒谬言论?”话一出口,赤羽便觉怪异,但细细品味却也说不清异在何处。 “眼前是一条死路,吾如何不信。还是说,赤羽大人有更好的办法?”温皇以扇掩面,若有所思,继而疑惑道,“不过生生世世永不得见,不正好如了赤羽大人的愿,赤羽大人又为何疑虑?” 温皇的试探之心昭然若揭。眼前之路,哪里是死路,无非是无缘之路耳。温皇偷换概念,赤羽也不辩驳,只是顺着话头接下去,“那吾便在此处杀了你岂不更快。” 言语间肃杀临身,已然带了战意。 不受赤羽气势所慑,温皇泰然以对,“赤羽大人不妨一试,看死的那个人是谁。” 以身试险,赤羽不是没做过,但只怕到时两败俱伤,一损俱损,尤其自己此时无地利无人和,又难料对方后招,不如各退一步。 “你刚才不是说你不怕死?” 温皇对上那利刃般凌厉的眼眸,“吾怕的是死在你之前。” 呵呵呵,死也要拉上一个垫背,确实像他的作风。锋芒收敛,赤羽略微垂眸,再言方才未尽之语,“吾之所以不赞同,自然是因为不将你放在眼前,吾确实难以安心。一个神蛊温皇,便将西剑流搅得天翻地覆。你吾正面交锋尚无定论,如若你藏于暗处,终将成为西剑流的隐疾。” 说来说去,赤羽信之介所思所想,均是以西剑流安危论处,何谈私情。 哈。 “只是我倒不知,为何你也不肯?”赤羽抬眼,将话锋原封不动地拋回去。 “如果见不到赤羽大人了,吾只剩下与躺椅为友,岂不寂寞。” 神蛊温皇将灯火放置于地,语气颇有些惋惜。 只是那副面皮和神态赤羽见得多了,并不如何得信。 “世上智者千万。” “宿敌与知已,唯有一人。” 话刚落地,温皇骤然发难疾掠而来。赤羽始料未及,习惯性扬手打开袭来的羽扇。手中并无折扇,也无得称的武器,他一掌却只拍在扇底,在对方的迅猛卸力下落了个空。 温皇收力过急,受到反冲,几跪在地,却也顺势扯住赤羽的衣衫将其带倒,欺身而上。 论两人正面相抗,赤羽未必不是温皇敌手。但温皇诡计多端,诸多套路令人防不胜防。此番伤敌八百、自损一千之策,乃温皇惯用伎俩,偏偏他还百发百中。 棋差一招,被对方占得先机,赤羽怒气横生,“神蛊温皇,你做什么!” 狭长的眼帘近在咫尺,温皇眉间带笑,“欸~赤羽大人不是已经默许了吗,又何必再装模作样、拒绝温皇?” 墨蓝的衣饰覆在火红的衣袍之上,温皇的面容首次离赤羽这么近,那难以看清的眼眸沉如寒潭,纤长的睫毛垂下浅淡阴影,水墨般的微蓝从眼睫染上眉梢,斜插入鬓,衬出相应的阴邪之态。在回来的途中赤羽本已下定决心,正当面对之时,方知艰难。 不灭的火光在身边跃动,一如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 “那是什么灯,怎么还亮着?” 撩拨的羽扇停在赤羽胸口,温皇笑了笑,低声道,“赤羽大人此刻还能分神关心这个。” “那不是灯,是蛊。” 轻柔的嗓音灌入耳膜,化为强力蛊惑的毒药。 呵,原来自己从一开始就遭其戏弄。赤羽扬眉,目光灼灼,“吾在下面?” “是要吾抱着赤羽大人吗?”温皇的声音细如耳语,带了些难以言明的暧昧之意。 是故意曲解的调戏言辞。 赤羽脸色阴沉,不再发言。 地面已经被内力烘干,赤羽火红的衣袍和长发披散了一地,灰色的瞳仁映射着蛊虫发出的柔光,似碎裂的萤石闪烁起点点星辉。此人如光似芒,即便居于下位,凛然气势也不减分毫。 温皇呼吸微窒,盯着赤羽的眼睛,然后缓慢俯身。气息喷薄在赤羽鼻尖,两人嘴唇几近相贴之时,温皇却停了下来,“为什么不躲?” 温皇几次三番,朝三暮四的话语令赤羽发笑。 “为何要躲?吾既然决定一试,自当直面。” 温皇的叹息落在赤羽唇边,“赤羽,吾最喜欢的就是你这点。” “可惜我最厌恶的便是你这点,装腔作势,虚与委蛇……” 温皇已低头,吻住赤羽的唇。 比起刚正不阿、直来直往的强势个性,赤羽的唇相当的柔软火热,犹如滋味甘美的点心,温皇甫一接触,便轻易陷落,将那人未尽的话语吞入腹中。 请点这里。(链见评论) 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也许只有几个时辰,也许是好几天。暗沉无光的黑屋之中,温皇按着赤羽又接连做了好几次,直到最后赤羽瘫倒在地,无力起身为止。 身处一片漆黑之中,赤羽清醒的时候仍然是这样的状态。 不,身边有人,还有一缕柔和的微光。赤羽的衣衫已经穿戴齐整,神蛊温皇以手支颐半躺在他身侧,执着羽扇的手轻揽在他的腰间,面上带着一惯的轻慢笑意,也不知维持这个姿势观视了赤羽多久。 冷淡的怒意在胸腔奔流,赤羽强自压下,不动声色地将腰间的手挥开,忍着酸痛起身束了发冠,刻意忽视满室的狼藉与体|液气味,沉声道,“走吧。” 声音却难掩嘶哑。 四方的一角之上已经显露出门的痕迹。 赤羽率先走过去,温皇紧随其后。推开门扉,外面仍是如一的漆黑,传来沁骨的寒意。并非回到日常,仍然困缚在其中,但至少比在完全密封的室内好上许多。 赤羽一脚踏出,随着光源的靠近,举步之内能看到矗立的墙壁回廊。 温皇本在后方不紧不慢地跟随,不稍片刻,便轻踱了两步上前,“赤羽大人身体感觉如何?” 抬手竟是要来掺扶的模样。 自己身体抱恙,也不知拜谁所赐,此人倒是神采依旧,一派风流。 赤羽身形一晃,避开前来探视的手,向前行了几步,才道,“不劳费心。” “欸,既然是温皇所为,如何能不费心?” 赤羽闻言站定,眉目低垂,冷然道,“既然如此,那解谜出阵破局,就靠你了。” 两人走了一圈,又回到了原地,此处是一个循环反复的迷宫之阵。 “赤羽大人竟对温皇如此放心,就不怕温皇撇下你一个人走了。”怀抱唯一光源,温皇还有闲暇调侃,低声靠近,“大人放心,温皇会负责到底,绝不会弃你而去。” 呵呵呵,就算他跑了又如何,难道没有他神蛊温皇,赤羽信之介就破不了这迷阵不成。 身旁重入浓稠黑暗,脸上的严峻神色淡去,强行忽略身体的不适,赤羽就地盘腿打坐,周身上下功体流转,朱红长袍泛起微弱红芒。 温皇返回的时候赤羽已经将内力回转了大半周天,若无其事地立在原处。 回廊的一角起先只能看到一点细微的弱光,然后是深蓝的一卷袍袖,俊雅自若的身形轻荡荡地行来。温皇全身笼在橘黄的暖色光晕中,整个人难得地带了些温情。 两人再度举步前行,赤羽忍不住问道,“这是什么蛊?” 并非落在温皇衣上,更似漂浮的流萤,在温皇袍间飘飘荡荡,闪出一方安宁之光。 “夜光虫。”难得赤羽主动找他搭话,温皇语气莫名有些轻快,“赤羽大人也对蛊虫有兴趣?还是说,是对吾有兴趣。” 再多说一句,又暴露了本性。 “诶,有兴趣给你看便是。” 见赤羽沉着脸色就走,温皇紧跟而上,羽扇轻拂,蛊虫便飘向赤羽。 赤羽抬手将光源拢在掌心,观看了一眼,忆起在黑屋的荒|淫情景,手下施力。 身周重回一片漆黑。 ……。 温皇在黑暗中站了半晌,料想此人若是出了此处恐怕也要千方百计寻回,将此地夷为平地方才罢休,不由叹道,“赤羽大人当真小气,现在没灯了怎么走?” “这世上还有神蛊温皇走不出的局?” 赤羽的声音稳然响在身侧。 “赤羽大人谬赞。” 温皇说着就去抓赤羽的手。等赤羽惊觉过来身体已经慢了半拍,冷不防被那人隔着衣袍握住。 赤羽挣了一下温皇反而靠得更近,将手腕强硬拉向身边,传输来流转的内力。 眼前黑到不见五指,打过去的气息也被吞没无息。 赤羽沉吟一声,道,“你身上还有蛊虫没有?” 等出去了再捏破是吗。温皇回道,“没有了。刚才赤羽大人不是已经将温皇扒了个精|光,赤羽大人若不信不如再次搜身。” 温皇握着赤羽的手竟然真的向自己腰间探去,熟悉的触感抵达指尖,引发一连串莫名的想象。 赤羽猛然施力将手指拽回,“神蛊温皇,你的脸皮本师自叹弗如。” “赤羽大人承让。温皇若不是厚脸皮,如何得幸与赤羽大人春宵一度。” 赤羽气结。温皇四两拨千斤的本事早已使用得臻至化境,这个人便有这般本事,三言两语便能轻易勾动他之怒火。比话术尚可,比言不正经,这世上恐怕无人能及。 话虽如此,但温皇握于腕间的手却温和舒适,传来源源不断的暖气。 这个人身体偏冷,就连刚才不经意拂过的腰间也恢复成一片凉意,但唯有这双紧握的手指,在破不开的暗色和刺骨的冰寒之中,生出安定而虚妄的温暖。 被温皇带着一路安稳前行,走了约莫半个时辰。 “赤羽,”温皇的声音悠悠响起,“前方即是出口。” 赤羽心头一松,刚卸下防备准备将温皇推开。温皇却是指尖一带,向前一步,将赤羽的手腕压在墙壁上,一手已经箍住赤羽下巴,嘴唇压上来。 带着凉意的清新气息。 凛冽掌气狠厉劈来,温皇放开赤羽侧身躲过,“吾对你既已动心。” 后方的石块应声崩塌,长期不见光线的眼睛有些微刺痛,赤羽眯了眯眼,逆光的温皇脸上投下一片阴影,唇角笑意似有若无。 “只望出去后,赤羽大人千万要顾念旧情。” “这种哄骗无知少女的戏码暂且省下。” 远处隐隐传来潺潺的溪水和鸟鸣声,轻柔的光线射入都是如此得灼人,简直令人目眩神迷。 “神蛊温皇,就此别过。” 赤红身影决然转身,再无回头。 和煦春风轻拂,吹来一阵清幽的花香。墨蓝人影静默伫立,温皇低头摩挲了一下指尖,仿佛其上仍残留了一星半点,难以攫取的未名之物。 这未完的赌局,谁先动情谁便是输了。 温皇抬眼,望着所去之人的方向。 赤羽信之介。 来日方长,后会有期了。 ------------------------ 很久未写初期温赤,两人敌对大于友好的状态也是十分的迷人。 清水选手已经尽力。
2018-10-21
© 流風 | Powered by LOFTER